黄玉石

黄玉石

当前位置: 黄玉石 > 黄玉石 >

闹心!贵重玉石几经周折搬运到新家却发现裂缝怪谁喽?

黄玉石 时间:2020年10月17日 09:43

  某商行是一家装饰石材供应商,王某在该商行定作了一款红花冰玉用于新屋制作装饰屏风,双方于2019年4月签订协议,载明王某定做的红花冰玉包括运费、切割费、定金等费用共计4.6万元,王某需提前支付定金2万元,剩余尾款在王某见到玉石实物后并要求切割前付清,某商行负责将玉石送货上门。

  协议签订当日,王某便向某商行支付了定金。3个月后,王某查验过玉石将2.7万元余款支付给了某商行,商行称多出的1千元为延迟提货费,王某称是商行收的茶水费。

  就在玉石切割好要“入户”时,某商行告知王某,玉石尺寸巨大,不能进入电梯,需要王某自己想办法。在电梯无法搬运的情况下,王某只好求助人工搬运,某商行也称无法保证工人在楼梯转弯处是否会对玉石造成磕碰,存在风险。两块重量约400斤的玉石、十几层的高楼,要确保玉石在搬运过程中完好无损岂是易事。

  王某与某商行最终通过微信协商达成一致:某商行负责打好木架,做好保护,把玉石运至王某家小区楼下,之后由王某找来的师傅搬运至王某新居,商行再上门安装。

  2019年8月,某商行按照约定将玉石表面粘贴黄色薄膜并用木架形成镂空包装运至王某房屋楼下,因王某不在现场,便由王某请来的搬运工签收,双方并没有办理交接手续。之后,玉石由搬运工通过吊机吊至王某房屋。

  3天后,某商行来到王某家准备安装玉石,双方现场开箱检验玉石,却发现玉石有裂纹。由于双方对破损玉石的赔偿始终未能协商一致,面对高价的玉石、延期的工期,王某始终咽不下这口气,便将某商行起诉至法院,要求其退还玉石价款4.7万元,并赔偿定金2万元。

  法院经审理认为,本案是定作合同纠纷。定作合同,即承揽人根据定作人的要求,以自己的技能、设备和劳力,用自己的材料为定作人制作成品,定作人接受该成品并给付报酬的合同。本案中,某商行的义务是交付符合合同约定的玉石并提供安装服务,王某则应及时检验、支付价款。

  按照协议的约定,某商行应负责送货上门,玉石4.6万元的价款中亦包含运费。某商行在微信中告诉王某玉石不能通过电梯进行搬运,也告诉王某通过楼梯抬上楼有破裂的风险,王某于同日回复某商行由王某找师傅抬上楼,并叫某商行做好包装保护。即,双方在履行合同的过程中,已经变更原送货上门的约定为在涉案房屋的楼下由某商行将玉石交付给王某自行联系的搬运人员。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七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买卖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四十五条的规定,参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买卖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十二条的规定,在某商行将标的物交付给王某自行联系的搬运人员之后,标的物毁损、灭失的风险由王某承担。交付前,玉石若发生亏损、灭失,则应由某商行负责。

  现双方对玉石开裂的原因存在争议,且在法院释明后均不申请对玉石开裂的原因进行鉴定。结合双方履行合同的情况,法院认为双方均存在过错。

  第一,既然双方在履行合同过程中变更了交付的地点,由楼下搬运玉石至房屋内的搬运人员由王某自行联系,则王某在玉石移交时应及时检验货物,以便明晰责任。但本案中,王某在其联系的搬运人员实施搬运前,并未对玉石进行检验,王某怠于履行检验义务,负有过错。

  第二,王某主张某商行应全程跟进吊运过程,但搬运人员由王某自行联系,如前所述,某商行交付玉石给搬运人员后,玉石毁损的风险已转由王某承担,故跟进吊运过程的应是王某而非某商行。王某自认吊运过程不在现场,其未能发现玉石是否在吊运过程中发生碰撞,亦有过错。

  第三,某商行交付玉石的时间是2019年8月,但王某在次日下午才告知某商行吊运完成,双方于3日后才开箱检查,不能排除开裂是玉石吊运至房屋后才产生。

  第四,玉石采用木架镂空包装,故木架完好并不能排除玉石在搬运过程中受到外力冲击,结合王某在玉石搬运前的微信聊天记录和玉石的重量,不排除开裂是因尝试通过楼梯搬运失败时或吊运过程中产生。

  综上,在双方均不足以证明是对方原因导致玉石开裂的情况下,王某应对此承担主要责任。某商行作为专门从事装饰石材零售的个体工商户,虽然在玉石交付给搬运人员后,标的物风险负担转移,但某商行在交付标的物时应善意提醒王某及时检验,并对玉石采用足以保护标的物的包装方式,故某商行应承担次要责任。

  某商行已履行玉石的交付义务,王某主张某商行退还全部玉石价款没有依据。因双方在合同履行过程中均存在过错,法院根据公平原则和诚实信用原则予以考量,认为王某应承担70%的责任,某商行应承担30%的责任,故某商行应向王某退还玉石价款的30%。

  本案主要涉及因定作人未及时验收致使定作物损毁原因无法确定时的责任分担问题。随着经济生活水平的提升,人们越来越注重个性化的定制服务,定作合同因应形势也渐趋增多,现实中不乏当事人因未在合同中明确实际履行过程中定作物损毁风险做出约定而出现纠纷。

  当出现不可抗力、意外事件、案外人过错、定作物自身属性等不可归责于合同双方的原因导致定作物损毁时,法官需要根据公平原则,参照我国《合同法》关于买卖合同的风险负担规则,结合具体案情进行利益衡量。

  我国《合同法》第一百四十二条确立了买卖合同中的标的物“交付主义”的风险负担规则,即除法律另有规定或当事人另有约定的情形外,标的物毁损、灭失的风险,在标的物交付之前由出卖人承担,交付之后由买受人承担。

  《合同法》对其他类型合同标的物风险转移规则未作明确约定,按照《合同法》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买卖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的规定,应参照买卖合同的规定确定其他类型合同的风险负担规则。

  定作合同,即承揽人根据定作人的要求,以自己的技能、设备和劳力,用自己的材料为定作人制作成品,定作人接受该成品并给付报酬的合同。不同于其他类型的承揽合同,如无特殊约定,定作合同的定作物占用人和所有权人初始均为承揽人,占有和所有的利益一致,故风险应自定作物交付时转移,此时定作人作为实际占有人,比承揽人更接近定作物,更有能力采取措施避免损害发生。适用标的物风险“交付主义”能督促占有人采取措施避免定作物受风险侵害,也明晰了风险转移的时间点,平衡合同双方的利益。

  具体到本案中,承揽人依定作人的要求,将定作物运至定作人指定的住所楼下,交付至定作人指定的案外人,完成了交付定作物的义务。此时,风险负担规则从风险出现时自动适用,当事人的权利义务由风险负担规则直接确定,合同约定的权利义务关系不再继续发展。定作物若在交付后搬运上楼的过程中发生毁损、灭失,则风险均应由定作人负担,双方在合同中约定的由某商行承担运输的合同义务不再适用。

  《合同法》第一百五十七条、第一百五十八条规定了买受人的检验义务和通知义务,第一百四十八条规定了标的物的瑕疵担保责任,从立法逻辑来看,买受人的及时检验和通知义务是作为买受人主张瑕疵担保权利的前提,体现了诚实信用原则,保护善意当事人的利益,也便于及时保存证据。

  《合同法》第一百四十九条同时规定了风险承担不影响瑕疵担保的规则,即因标的物质量不符合质量要求,致使合同目的不能实现,买受人可以拒绝接受标的物或解除合同,买受人拒绝接受标的物或者解除合同的,标的物毁损、灭失的风险由出卖人承担。也即在买受人履行了检验义务和通知义务时,即可主张出卖人承担标的物瑕疵担保责任,同时不受风险承担规则的限制。这一规则同时适用于定作合同的权责认定,在审判实践过程中还应衡平因拟制标的物合格产生的价值冲突,体现公平价值和过错责任原则。

  本案中定作人指示案外人接收定作物,但在承揽人交付标的物时未及时履行检验义务,即安排案外人进行搬运入户工作,导致定作物最终出现损毁时,无法确认损毁实际发生的时间和原因。因此,定作人应对定作物的毁损承担主要责任。

  承揽人在履行合同主义务即交付工作成果的同时,因其对定作物的状况、属性等具有较定作人更专业的认知,故还应尽到提示、协助的附随义务。包括但不限于对定作物进行包装时应充分考虑定作物的具体情况,妥善包装定作物,降低定作物因运输、搬运造成毁损的风险;考虑合适的搬运方法及要求,对负责搬运的人员作出必要的提醒和说明。

  本案承揽人虽不再承担定作物的搬运入户工作,但其在定作人未及时检验定作物时,未对定作人作充分提示,未完全谨慎地履行合同的附随义务,故对定作物损毁时间和原因无法确认的情况也负有一定过错,应承担相应的责任。

  根据《民法典》第770条、第774条的规定,定作合同关系是承揽人根据定作人的要求,以自己的技能、设备和劳力,用自己的材料为定作人制作成品,定作人接受该成品并给付报酬的合同。某商行的涉案义务是交付符合合同约定的玉石并提供安装服务,王某则应及时检验、支付价款。

  买卖合同与定作合同是不同的法律关系,但两种合同也存在共性的地方。《民法典》第646条规定,法律对其他有偿合同有规定的,依照其规定;没有规定的,参照适用买卖合同的有关规定。也就是说,虽然双方之间是定作合同关系,但在法律并未对定作合同的有关内容作出具体规定时,可以参照买卖合同的规定。

  根据《民法典》第607条第1款规定,出卖人按照约定将标的物运送至买受人指定地点并交付给承运人后,标的物毁损、灭失的风险由买受人承担。《民法典》第620条规定,买受人收到标的物时应当在约定的检验期限内检验。没有约定检验期限的,应当及时检验。

  本案中,由于王某怠于履行检验义务,吊运玉石过程中也不在现场,未能发现玉石是否在吊运过程中发生碰撞,而且三天后才开箱检查,不能排查玉石开裂是吊运至涉案房屋后才产生,故在双方均不足以证明是对方原因导致玉石开裂的情况下,王某应对此承担主要责任。

  民法典第619条规定,出卖人应当按照约定的包装方式交付标的物。对包装方式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依据本法第510条的规定仍不能确定的,应当按照通用的方式包装;没有通用方式的,应当采取足以保护标的物且有利于节约资源、保护生态环境的包装方式。玉石采用木架镂空包装,并不能很好地保护玉石,故某商行对玉石开裂承担次要责任。

  检验的目的是查明出卖人交付的标的物是否与合同的约定相符;对标的物及时检验,可以尽快确定标的物的质量状况,明确责任,及时解决纠纷,有利于加速商品的流转。

  否则,就会使合同当事人之间的法律关系长期处于不稳定的状态,不利于维护健康正常的交易秩序,故法律规定买受人收到标的物时应当在约定的检验期间内检验,没有约定检验期间的,应当及时检验。

闹心!贵重玉石几经周折搬运到新家却发现裂缝怪谁喽?的相关资料:
  本文标题:闹心!贵重玉石几经周折搬运到新家却发现裂缝怪谁喽?
  本文地址:http://www.hkzzl.com.cn/huangyushi/8483.html
  简介描述:某商行是一家装饰石材供应商,王某在该商行定作了一款红花冰玉用于新屋制作装饰屏风,双方于2019年4月签订协议,载明王某定做的红花冰玉包括运费、切割费、定金等费用共计4.6万...
  文章标签:红花玉是天然玉石吗
  您可能还想阅读以下相关文章:
----------------------------------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