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玉石

黄玉石

当前位置: 黄玉石 > 黄玉石鉴别 >

沙漠腹地建起北京中学 新疆墨玉脱贫背后的“朝阳大军”

黄玉石 时间:2020年10月10日 09:53

  喀喇昆仑山下,阳光照耀着塔克拉玛干沙漠边缘上的绿洲。下午6点半,布海迪且罕正在肉鸡养殖场上班,听说从墨玉县北京中学毕业的女儿,被大学录取了。

  难熬的日子正在成为过去。今年以来,她送别卧病在床的丈夫,尝试了两份工作,新工作离家更近、收入更多,女儿和大儿子分别考上了师范和高职。

  墨玉县有65万余人,学龄人口占比较高,整体受教育程度偏低,用挂职墨玉县委副书记的北京朝阳干部高森的话说,“教育是阻断贫困代际传递的治本之策,在墨玉显得尤为重要。”

  在教育这个“关键”之外,新疆墨玉脱贫的背后,还有不少重要“细节”。2016年以来,来自北京朝阳区的数千万资金、数十个项目、百余干部和专业技术人员齐聚墨玉县,帮扶当地精准脱贫。

  如今,坚固的砖混房屋取代了昔日的耙子房;扶贫资金建起了养殖场、产业园,吸纳了就业人口;北京大夫挂任当地,贫困户看病得到了实惠。今年,朝阳区有8个街乡结对帮扶墨玉县16个乡镇,墨玉贫困乡镇全部有了脱贫“外援”。

  这里是中国西北边陲,世界第二高山脉喀喇昆仑山北麓,冰川融水沿喀拉喀什河(意为:墨玉河)向东北蜿蜒,流入塔克拉玛干沙漠腹地,河西岸的大片沙漠和南端一小块绿洲,就是墨玉县。

  墨玉县降雨极少,每年至少有三分之二的天数,空气中弥漫着来自沙漠的浮尘。阳光照射大地,树叶覆盖尘土。

  她身材瘦小,面容瘦削。七旬的丈夫卧病在床,她照顾了很长时间。今年2月,丈夫病逝,她开始独自拉扯3个孩子:19岁的长女,17岁的长子和15岁的次子。

  2017-2019年挂职墨玉县发改委副主任的马小勇,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随父母在北疆的铁路、机场工地上生活了十多年,对新疆的苦深有体会。然而,三年半之前初到墨玉时,他还是对这里的贫困状况感到惊讶。

  马小勇记得,当时部分贫困户仍住着用胡杨枝编起来做骨架、用泥土糊起来的耙子房,外边刮大风,里边刮小风,一下雨就漏了。

  都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第九批朝阳援疆干部领队倪遥远认为,墨玉县的生产形态决定了,这里的人要想过得好一点要付出更多艰辛。2017-2019年,倪遥远挂任和田地区发改委副主任。据他分析,墨玉县耕地少,人口多,与内地交通不便,工业基础薄弱,要脱贫要发展,必须做强产业。

  2016年,北京朝阳区与墨玉县建立对口帮扶关系。截至目前,朝阳区主要领导及相关部门、街乡赴墨玉县对接百余次,共计投入帮扶资金5484万元,建设帮扶项目32个,有力促进了当地脱贫攻坚。

  扎瓦镇有7万余人,是墨玉县乃至和田地区人口最多的镇。如今在扎瓦镇政府东北方向不远处,一座小微产业孵化园的厂房已经建成,正在进行护栏吊装、园区路面铺设等收尾工作。

  高森介绍,最新的一栋标准厂房,是朝阳区投入1000万元建设的,可容纳200人就业。朝阳区用这笔资金和驻当地的干部,撬动了国家和北京市支援资金近1亿元。这里有5栋标准化厂房、商场、巴扎等,很快将交付企业、贫困户经营,预计将带动1000多人就业。

  山川虽异,草木同春。随着经济的发展和扶贫的推进,墨玉县的耙子房也早已不见踪影,被坚固、宽敞的富民安居房取代。

  布海迪且罕的家,是坚固的砖混房屋,家里有电视、冰箱、洗衣机。她的儿子麦麦提亚森告诉记者,洗衣机是5年前买的,冰箱是1年前买的,电视是村委会给的。麦麦提亚森和姐姐都用上了手机。

  4月份,村里给布海迪且罕介绍了一份在邻村木材厂的工作,月收入1600元。7月底,她所在的托盖托格拉克村肉鸡养殖场开张了,她“跳槽”到这里,负责上料、打扫卫生、加湿等工作。新工作离家更近了,月收入也提高到2000元以上。

  肉鸡养殖是利用朝阳区援助的70万元帮扶资金立项,撬动县里310万元扶贫产业发展资金建设起来的。托盖托格拉克村驻村干部李配新介绍,养殖场7月份建成,鸡舍面积1100平方米,有自动上料设备,首批引入3万只鸡苗。目前,养殖场有3名工作人员,包括两名工作人员和一名技术员,布海迪且罕就是工作人员之一。

  布海迪且罕告诉记者,她9月1日领到了第一个月的工资,2300元,比之前涨了四成多,用来还了古尔邦节买羊欠的钱。10月初的工资,将用来还买柜子的钱。之后就不欠债了。

  墨玉县阿克萨拉依乡胡木丹村,11号养鸡棚不复往日热闹,里边的黑鸡只剩下二三十只。一周前,麦提图尔迪卖出了50只尼黑鸡,收入2000多元。

  来自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信访局的驻村第一书记李玉刚介绍,这是由朝阳区提供50万帮扶资金启动的金鸡养殖园项目,由村金鸡养殖合作社统一采购鸡苗、统一防疫、统一养殖、统一销售。

  麦提图尔迪年过六旬,每天一早一晚,他或老伴会过来喂鸡。李玉刚说,这种黑鸡叫尼雅黑鸡。购入一只鸡苗20元,养5个月后可以卖65元。养到5个月时,一只鸡可以下20个蛋,1个蛋可以卖1.5元到2元。按每户一个大棚养100只、一年养两茬计算,卖黑鸡可收入至少8000元,卖黑鸡蛋可收入至少3000元。其中8000元作为贫困户的年收入,3000元作为饲料费用和下一批购买鸡苗的资金,让养殖园滚动发展。园区原有一种金鸡,价格和收益更高,由于疫情影响极少养殖。

  挂任墨玉县委组织部副部长的朝阳干部王佳鑫介绍,103个大棚中,有两个是这批朝阳挂职干部自发捐赠1万元购置的,大家都非常认可核桃树下养鸡这个项目,希望能帮助胡木丹村的贫困户增收。

  “我们全村有138个贫困户,628个贫困人,100个大棚养殖黑鸡两茬下来就是160万收入,全村贫困人口人均增收2000元。”李玉刚说,金鸡养殖园有效地发挥了老有所为的作用,强化了村委会的管理水平,“以前很多老乡蹲墙根混一天,饿了啃个馕,现在大家鸡摆在一起,见面就会交流、攀比。对于照料黑鸡不上心的人,我们开会也会批评”。

  朝阳区发改委相关负责人介绍,类似金鸡养殖合作社这样的区级扶贫项目,今年朝阳区推动建设了26个,根据各村特点,养殖兔子、黑鸡、毛驴、珍珠鸡,盖起蔬菜大棚,发展湿地旅游等,从改善基础设施、优化产业结构、助力村民就业等多领域,帮助墨玉县摆脱贫困面貌。

  高森说,经过多年持续不懈扶贫,剩下的“难啃的硬骨头”多是需要特殊照顾的群体。针对他们的情况,援疆项目着重根据各村特点和需求,进行精准帮扶。

  截至2019年底,墨玉县仍有83个贫困村未脱贫出列,剩余贫困人口3.65万人,约占新疆全区剩余贫困人口的1/4。

  在墨玉县普恰克其镇阿亚克加依村,由朝阳区平房乡投资50万元援建的兔子养殖场,今年3月份已经投产,目前有近2000只种兔。

  养殖场解决了20名贫困户的就业问题,每人月收入都在2000元以上。他们都是上有老下有小,没法到城市里去打工,以女性为主。

  村民麦热姆罕以前在邻村的兔子养殖场打工,经过两年的时间,如今她已经熟练掌握了养兔技术,成为村野兔养殖场的技术员。上个月,她的工资是2200元。

  阿亚克加依村第一书记张宏斌介绍,兔子繁殖快,半年能下4窝崽,一窝按6个算,2000只种兔半年可繁殖4.8万只,存活约4.5万只。小兔子经过50天左右,长到两三公斤即可出笼,一公斤8元,由加工企业统一收购、宰杀、销售。这个兔子养殖场,由全村150户贫困户入股,每年可以为每户带来大概1600元收入。

  墨玉县普恰克其镇阿亚克加依村,在养殖场担任技术员的麦热姆罕查看兔子的身体情况。摄影/新京报记者 沙雪良

  对于老幼病残来说,“因病致贫”“因病返贫”是一大威胁。不过,墨玉县的贫困人口似乎不必担心看病贵的问题。麦提图尔迪住院10天治好了气管炎,最终只花了30多元钱。

  挂任墨玉县人民医院副院长的周立辉说,在北京,医院做一个国产心脏支架手术至少需要花费2万多元,在墨玉县贫困户自己只需要掏100元。

  心梗是一种致命疾病,心肌酶检查是鉴别胸痛是否心梗的重要指标。周立辉发现,在墨玉县人民医院,门诊的部分大夫认识不足,不会让患者去做这项检查,而这有可能造成心梗漏诊。在以往的临床实践中,曾有老人反映过去一周食欲不佳,经心肌酶检查确认,其已经发生心梗。为防心梗致死的悲剧发生,他向院领导提出改进建议,近期该医院即将在门诊推广心肌酶检查。

  目前,墨玉县人民医院对于怀疑心肌缺血的患者,一般采取冠脉造影检查。周立辉说,冠脉造影是一项有创的检查,而且对技术要求也比较高,无创的运动平板检查更适合。就此,周立辉也向院方提出了改进建议。

  抢救不及时是猝死高发的一个重要原因,目前,心肺复苏急救技术和AED等设备正在很多地方普及。周立辉打算,在墨玉县当地委办局推广心肺复苏技巧,目前已对县水利局培训完毕。

  下村走访时,周立辉还发现,村医的患者档案对高血压等疾病的干预非常重要。有的村医患者档案非常详细,“就诊者来了好几个人他都认识,我们去测他的血压就基本都在正常范围内。”而在另一个村,村医的患者档案做得比较差,村民血压有的高达190。基于此,周立辉建议当地强化对村医的患者档案的管理,为保障居民身体健康。

  为了提高墨玉县的急救能力,今年朝阳区向当地捐赠了7辆急救车,其中4辆配置在墨玉县人民医院。来自墨玉县人民医院的统计显示,这4辆急救车已出勤6600多次,挽救了很多人的生命。

  得知女儿从网上查到新疆师范高等专科学校的录取信息时,是下午6点半,布海迪且罕正在肉鸡养殖场上班。

  布海迪且罕的大女儿毕业于墨玉县北京中学,这是一所北京市援建的“交钥匙”工程学校,2015年开始招生。

  2018年8月至今年7月,东北师大附中朝阳学校副校长张钧援疆,挂任墨玉县北京中学副校长。他评价,墨玉县北京中学硬件设施齐备,空间框架、楼宇和实验设备都很好,2018年时教师平均22.8岁,师资队伍过于年轻,基础执教能力参差不齐,水平较低,同时学校规模比较大,有三四千名学生。

  为提高教师执教水平,张钧组织实施“种子工程”,师徒结对,引领骨干教师发展,两年下来学校30%左右的教师已经比较成熟了,“到内地谋职也是够用的”。此外,张钧还规范了教育教学管理流程,设置了教研室、备课组。经过两年时间,学校的教学管理和教师水平均得以大幅提高。

  就读于墨玉县北京中学高三8班的阿卜杜瓦日斯,评价张钧“上课非常有趣,他非常懂我们这些学生,用他自己独特的方式上课。张老师上课没有人掉线,我们都很喜欢他”。他说,未来很希望考上北京、上海的大学。

  去年12月,墨玉县北京朝阳中学正式揭牌,学校占地面积110亩,当时有初中七、八、九三个年级,专职教师228人,学生3812名。北京市东方德才学校与该校建立结对关系,通过选派干部教师支教、专家管理诊断、网络教研培训、接待跟岗学习、加强师生交流等方式,全方位支援墨玉县北京朝阳中学发展。

  高森介绍,2016年以来,朝阳区向墨玉派出89名教师,担任教学管理、班主任、学科教学任务,助力墨玉县中小学教育管理水平有效提升,学校文化建设内涵发展,课堂教学效率显著提高。

  2018年到2019年,墨玉北京中学的本科升学率逐年攀升,本科上线%,专科及以上上线高校录取人数由个位数提升到两位数。

  今年,朝阳区还组织8个街乡结对帮扶墨玉县16个乡镇,实现墨玉贫困乡镇结对全覆盖。15所学校、1家医院与墨玉县15所学校、1家医疗机构结成帮扶协作关系,不断提升当地公共服务水平。安排7家企业与墨玉县7个贫困村建立帮扶结对关系,进一步促进了社会力量的参与。

  今年贫困户摘帽后,会不会担心墨玉县将来返贫?高森说:“墨玉县有65万余人,人口多,底子薄,学龄人口占比较高,整体受教育程度偏低,教育在扶贫中的长远作用尤其突出。”

  11岁的阿卜杜瓦日斯是墨玉县奎雅镇中心小学5年级学生。去年,他参加了朝阳区孙河乡组织的夏令营活动,与镇里30名师生一道来京看升旗、爬长城、参观地道战遗址。

  其间,他玩了以前没有玩过的好多游戏,比如坐旋转木马,在游戏城开车;吃了没有吃过的海鲜和各种饭菜;看到了各种各样的金鱼,还看了海豚表演,很激动。

  在北京,我只是个临床大夫,去了墨玉县要身兼数职,有很多工作需要对接、协调。有些工作内容以前没接触过,对我是考验和锻炼,生怕出了一点事,丢朝阳的人,丢北京的人。

沙漠腹地建起北京中学 新疆墨玉脱贫背后的“朝阳大军”的相关资料:
  本文标题:沙漠腹地建起北京中学 新疆墨玉脱贫背后的“朝阳大军”
  本文地址:http://www.hkzzl.com.cn/huangyushijianbie/8444.html
  简介描述:喀喇昆仑山下,阳光照耀着塔克拉玛干沙漠边缘上的绿洲。下午6点半,布海迪且罕正在肉鸡养殖场上班,听说从墨玉县北京中学毕业的女儿,被大学录取了。 难熬的日子正在成为过去...
  文章标签:墨玉鉴别
  您可能还想阅读以下相关文章:
----------------------------------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